草莓污人成视频

总之,木剑峰剑皇得知剑三公子是陆尘假扮的,非常无语,少许后,说道:“剑三公子确实是剑帝宫门人。”

此话一出,在场没有人怀疑剑三公子的身份了。

毕竟剑帝宫身份高贵的长老开口确认,谁还敢怀疑身份的真假。

众人不由得看向黄薇公主,这是踢到了铁板啊,不仅实力不如人,连背景也不如人。

黄薇一张脸血色褪去,眼中充满惶恐。

“跪下给我师妹道歉”陆尘看向黄薇说道,语气强势,蕴含一丝不容置疑。

“我…”

黄薇张了张嘴,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周围,可是没有人敢接触她的目光。

就算是琴圣宫弟子,也不敢随意帮忙了,他们也清楚,这件事情是黄薇公主的错,而剑三公子指定要她道歉,除了道歉,别无他法。

“剑三公子名传青域,美誉满满,实力强盛,又何苦逼迫一个弱女子呢”一个不凭的声音传来,乃是华霆。

黄薇是他的表妹,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跪下来受辱,所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评判陆尘。

陆尘看了后者一眼,道:“逼迫一个弱女子,我看她不像弱女子,刚刚骂我师妹可是很起劲。”

阳光下奔跑的棒球少女

“只不过几句口头至于罢了,剑三公子又何必放在心上”华霆继续说道。

“这么说来,你要帮你表妹承担后果”陆尘道。

华霆说道:“我表妹还小,不懂事,希望剑三公子网开一面,而且以剑三公子您的身份,没有必要斤斤计较。”

“我明白了,你的意思是别人可以肆意侮辱我的亲人,我还必须笑脸对待他是吧”陆尘冷冷的看着后者,道:“既然你喜欢装好人,那我就成你,从即刻起,你被逐出剑帝宫了。”

“什么”

华霆闻言,顿时难看的看着陆尘。

周围人也是哗然,剑三公子这是要把华霆给逐出剑帝宫。

陆尘冷淡道:“我虽然心胸宽阔,但也不是谁人可以欺辱的,你表妹辱我师妹,触碰到了我的底线,龙有逆鳞,触之必怒。”

众人听到剑三公子的话,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不管多么豁达的人,都有逆鳞,传言剑三公子为人豁达,不拘小节,但也是有底线的,很显然身后站着的姑娘,便是剑三公子的底线。

高空中,见某人一脸平淡的说他心胸宽阔,木剑峰长老甚是无语。

“你凭什么把我逐出剑帝宫,你没有资格”愣了几秒,华霆像是发疯一样怒吼道,急的脸红脖子粗。

华霆不敢相信,他竟然会被逐出剑帝宫,而且就只是因为多说了几句话。

家里人因为他进入剑帝宫而为荣,脸面充满荣光,他不敢相信,要是自己被逐出剑帝宫,父母会是一副什么表情。

陆尘耸了耸肩,语气平静:“我有没有资格,问问你木剑峰的长老就知道了。”

“长老,这不是真的,这不是真的”华霆眼神热切的看着木剑峰长老,希望对方站出来反对,说剑三公子没有资格。

可是,木剑峰长老的话,彻底击破了他的幻想:“华霆,交出腰牌,脱下剑帝宫服饰,即刻起,你便不属于剑帝宫弟子。”

闻言,华霆顿时瘫软在地上。

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,大脑一片空白。

周围人也是一脸震惊,剑三公子真的能一言裁决,把一位剑帝宫弟子逐出剑帝宫。

“你,你为什么要害我,你不是剑三公子吗,为何一点言语侮辱都不能忍受,为什么要把我逐出剑帝宫”华霆看向陆尘,歇斯底里的吼道。

这话,异常的刺耳。

先前觉得华霆可怜的人,纷纷暗叹,看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还什么一点言语侮辱都不能忍受,这叫什么话,难道真以为剑三公子性格好,就可以随便侮辱吗。

陆尘开口道:“既然你表妹还小,那么她的错误就由你来买单。”

“不..”

华霆赤红着一双眼睛,他无法接受自己被逐出剑帝宫了,快速跑到黄薇面前,摇着后者的肩膀:“表妹,你快给剑三公子道歉,我不想失去剑帝宫弟子的身份,表哥求你了,快,道个歉,这一切都是你惹出来的。”

黄薇好不容易不用丢脸了,此刻她说什么也不会道歉,露出一脸痛苦的神色:“表哥,你弄疼我了。”

“华霆,你干什么,放开你表妹”

一个冷哼声响起,旋即,一个中年男子凭空出现在两人面前,扯开两人,然后,带着黄薇风风火火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独留华霆一个人在旁边怒吼连连。

陆尘冷眼旁观,纵观世态炎凉,人情冷暖。

周围人同样也是如此,摇头感叹黄薇公主,以及长辈的刻薄。

华霆作为表哥出面帮助黄薇,而黄薇的长辈躲在暗中看戏,等华霆独自一人承担后果,被逐出剑帝宫,黄薇的长辈立马出现,带走了黄薇,似乎与华霆划清界限,这么一看,华霆又从可恨之人变成了可怜之人。

作为挑起争端的黄薇,却屁事儿也没有。

要怪就怪华霆摊上了这一家子。

华霆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可怜狗,被剑帝宫抛弃,表妹一家的划清界限,让他心如死灰。

“师兄,他也没错,还是刚刚那女人可恨,她表哥这般帮他,却放弃了自己的表哥,着实可恨”一道传音响起,是柳倾城的传音。

只见柳倾城有些不忍的看着华霆。

陆尘笑了笑,传音回道:“师妹,你还入世未深,这只是小场面罢了,谁叫他道貌岸然,那么,后果就由他承担了。”

陆尘对此到没有一点同情,这种事情见得多了。

“可是,这本不是他的错啊”柳倾城道。

陆尘道:“他既然站出来了,就是他的错。”

“师兄,放过他吧,我觉得他太可怜了”柳倾城可怜兮兮的说道。

陆尘皱了皱眉,道:“师妹,你太心软了。”

“算了,就依你所言吧”

“嘻嘻,我就知道师兄你最好了”柳倾城笑嘻嘻的说道。

“我收回成命,不剥夺你剑帝宫弟子的身份”陆尘看向华霆开口道:“我师妹心软,求我放过你,希望你好自为之。”

陆尘的话,引得华霆眼睛一亮,看向柳倾城充满了感激。

“师妹,走吧”

陆尘与柳倾城离开了这里。

“剑三公子不愧是剑三公子,高风亮节,心胸豁达”一群人看着陆尘离去的背影,窃窃私语讨论起来。

木剑峰的剑皇嘴角扯了扯,他总感觉这小子是故意的。